股权代持协议法律效力:有限责任公司有效上市公司无效

  关于股权代持的效力问题,目前规定得最为明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十五条,该条是这样规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订立合同,约定由实际出资人出资并享有投资权益,以名义出资人为名义股东,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对该合同效力发生争议的,如无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有效。前款规定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因投资权益的归属发生争议,实际出资人以其实际履行了出资义务为由向名义股东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由此可见,只要不违反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在有限责任公司中,股权代持是被允许的。

  但是在上市企业中如果存在股权代持协议,是否依然会被认定为有效呢?在证券领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规定:“发行人的股权清晰、控股股东和受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持有的发行人股份不存在重大权属纠纷”。《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业务规则》第二章第一条规定,申请在全国股份转让系统挂牌的企业必须“股权明晰,股票发行和转让行为合法合规”。股权清晰,不存在重大权属纠纷是企业上市的一个基本要求,如果上市企业中依然存在股权代持行为,法律对此做如何认定呢?

  最近最高人民法院最近公布了股权代持无效的杨金国、林金坤股权转让纠纷(2017)最高法民申2454号裁定书(以下简称“2454号裁定书”),结合此前认定代持保险公司股权协议无效的福建伟杰投资有限公司、福州天策实业有限公司营业信托纠纷(2017)最高法民终529号裁定书,这两份裁定书的先后公布表明,上市公司股权代持合同因损害公共利益而无效。

  在2454号裁定书中,最高院认为,对于上市公司股权代持合同效力的认定应当根据上市公司监管相关法律法规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等规定综合予以判定。而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等相关规定,上市公司IPO过程中不允许隐匿真实股东,即上市公司股权不得隐名代持。其次,若上市公司真实股东不清晰,则对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要求、关联交易审查、高管人员任职回避等相关具体监管举措必然落空,必然损害到广大非特定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从而损害到资本市场基本交易秩序与基本交易安全,损害金融安全与社会稳定,并最终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因此,上市公司股权代持合同违反了《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规定,应属无效。